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补天道 第705章 七三八往事成禁忌,记录作古人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8:15

补天道 第705章 七三八往事成禁忌,记录作古人

孟帅道:“怎么成的?”

朱徽冰道:“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之前没有一diǎn儿征兆,突然一个晚上,下院中传来砍杀之声。各种声音持续了一个晚上,大部分弟子都被严禁出屋,只是在恐慌中等待。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见前院已经血流成河。”

孟帅若有所思,道:“这么説,没人知道具体的情况?只是这么传説?”

朱徽冰道:“肯定有人目睹,不过我身份所限,并不认识那样的人。虽然外面的人没看见过程,但是结果大家都看见了。据説一晚上,整个下院死了上百人,其中大半是阴阳期,混元期也有十余人……”

孟帅吃惊道:“那人是什么修为?”他想冯深河三十年前和宋千寒不过不分胜负,也就是阴阳期修为,最多十年,能进步到什么程度?混元期也能打死十多个?那也太天才了。

朱徽冰道:“据説刚入混元期不久。那人的确是个天才,本来战斗力就很惊人,被逼到绝境之后,更爆发出了恐怖的破坏力。据説最后使用绝招,和好几个混元期高手同归于尽。其中……其中就有李院长。”

孟帅道:“谁,龙虎下院的某个院长?”龙虎山除了正院长之外,还有四五个副院长,孟帅也见过几个,实力不凡,若是个刚入混元期的后起之辈能杀死,确实足够惊人。

朱徽冰道:“是正院长,郝院长的前任!当时龙虎下院的第一高手!据説当时已经是混元期巅峰,只差一步就是灌dǐng,触摸到更高的境界,比郝院长更强大。这样的人物,竟在那一夜一命亡故。”

孟帅张口结舌,过了一会儿,道:“是他么?确实是他一个人做的?不是有什么帮手吧?”

朱徽冰道:“自然是他,虽然战况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冯深河的尸首,有好多人看见了。虽然因为同归于尽,半边身子都焚焦了,但是确实是他。而抓捕他的人也抬了好多尸首出来,可是其他人叛乱者一个都没有。只有他妻儿的尸首……”

孟帅一凛,道:“他妻儿也死了?”

朱徽冰道:“死了……真的很惨……”她抖了一下,道,“据説他一双儿女都没满十岁,双双被杀死。妻子还怀着身孕,人被烧焦,肚腹被剖开,胎儿挖出来……”説到这里,她脸色发白,掩住口,不再説下去。

孟帅脸色也难看,道:“就算是叛逆,做这种事……到底谁更凶残?”

朱徽冰吐出一口气,道:“反正就是惨。冯深河也惨,那些死去的人的家属也惨。后来当时还是副院长的郝院长带人来善后。宣布他为叛逆,将他家院封锁,不许大家再提这件事。其实他不説,谁也不愿意再提。就是原本喜欢过冯深河的几个女子议论过一阵

补天道  第705章 七三八往事成禁忌,记录作古人

,很快便被阻止。渐渐地,冯深河三个字成了禁忌,没人再提了。”

朱徽冰的话到此为止,两人同时沉默下来。孟帅心中也很沉重,打定主意回去告诉宋千寒,便不许他再私自出去问话,以免触了忌讳。

两人默默走了一阵,朱徽冰道:“其实……后面还有传説。”

孟帅道:“什么?关于冯深河的?”

朱徽冰道:“不是……关于他妻子。他妻子死的惨,又是孕妇,阴气戾气双全,据説化作了厉鬼,常常在龙虎下院游荡。月亏之夜,常常有人看到一个大肚子的女鬼在周围游荡……”

这个孟帅反而没感觉,只是摇头道:“这种怪谈哪里都有……”

朱徽冰轻声道:“我看见了……”

孟帅道:“什么?”

朱徽冰道:“大肚子女鬼……半年之前,就在这里……我半夜起来方便,亲眼看见一个披头散发,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在路上走。我吓得僵住了,回过神来再看时,已经不见了。就像露水一样消失了。”

孟帅暗自摇头,笑道:“大肚子女人多了。龙虎下院这么多人口,还没几个怀孕的女子?许是人家孕妇也半夜起来方便呢?”

朱徽冰道:“不是。我住的是新弟子区,周围都是一心向武的年轻弟子,哪有什么孕妇?再説那女人苍白飘忽,根本不是真人模样,我不会看错的。”

孟帅依旧不信,只是也不好一直和她分説,便笑道:“师姐和此事毫无瓜葛,想来不会沾染什么因果。”

朱徽冰缓了口气,道:“但愿吧。确实就算她复仇,也找不到我身上。就怕她越来越厉害,作起怪来,殃及池鱼。”説罢连连摇头。

孟帅心中好笑,没想到性格高傲清冷的朱徽冰,会怕这个,当真是不可貌相。当下随意换了话题,聊起百鸣山故事来。

两人走了一阵,朝圣路的作用力越来越大,孟帅还好,他和xiǎo八很早就心灵相通,非一般灵兽可比,朱徽冰确实深感压力。走了一阵,到了四里开外,她突然停住脚步,道:“师弟,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孟帅还游刃有余,diǎn头道:“多谢师姐,师姐先回去休息吧,我能自己回去。”

朱徽冰diǎndiǎn头,道:“加油,破个记录来……”话音未落,突然一阵大力将她和海鸥掀开,在半空中便消失了。

朱徽冰离去,就剩下孟帅独行。一个人行走,虽然寂寞,却可以更好的体会朝圣路的玄妙,和xiǎo八作沟通,更觉默契。

朝圣路越靠近终diǎn,路上的探索者越少,巨龙巨虎的石雕越近,一种之前感觉不到的威压压在心头。孟帅自己还能坚持,但怕xiǎo八坚持不下来,毕竟他已经看到前面的朝圣者自己还能站稳,身边的灵兽已经战栗不已,几乎无法挪动。

砰地一声,前面****分开,被蹦弹出去。

然而一转头,孟帅发现xiǎo八居然丝毫没受影响,不紧不慢的走着——当然它是乌龟,速度块不到哪儿去,可是连孟帅都收影响,它居然若无其事,也令人惊讶。

要説xiǎo八的实力,实在是不怎么样,孟帅这些年没少培养它,灵丹妙药不知道喂了多少,还有黑土世界这样纯天然宝地,可xiǎo八依旧长得不紧不慢,一diǎn儿也不着急。实力虽然没实验,但若论绝对实力,恐怕还不到先天。当然爆发出来特殊能力,譬如好像吸取巨龟冰雪之类的奇迹就深不可测了。

不管怎么説,xiǎo八肯定不如前面刚刚出去的灵兽,也不如后面那些战栗前进,时走时停的大家伙,但它就是最轻松的一个,轻松到孟帅难以肯定它走的是和自己一条路。

孟帅陡然想起一个词,“血脉压制”。

似乎灵兽有这个説法,越高级的血统,对底层的血统有先天的压制。即使后者实力更强大,也逃不脱这种等级禁锢。像龙威,就是神龙对天地间所有禽兽压制的力量,甚至连人都会受到影响。这巨石雕刻,恐怕已经含有一丝龙威了。

然而xiǎo八不受影响,是不是説明,它的血统至少不在神龙之下?

説起来,古代也有四灵的説法,龙凤麟龟本是并列,这个世界的体系又有不同,但从“龟神创世”的传説来看,龟的血统也是非同xiǎo可,有“神”的意味。

看来xiǎo八真不同寻常。别看现在然并卵,将来説不定有成神的潜力。

既然比别人有先天优势,孟帅这一路也走的很轻松,五里那个坎很容易迈过,继续往前走,压力持续增大,但依旧留有余力。

五里……六里……七里……

过了七里,孟帅感觉到了压力,他和xiǎo八之前的牵线并没有消失,但那种压力却让他行进有些艰难,説不定到最后,拖后腿反而是自己。

不能这样啊,太丢人了——孟帅一面推动阴阳磨运转真气,一面用观神法减损杂念。务求心无旁骛,专心前行。

不知不觉,周围已经一个人都没有,只剩下孟帅和xiǎo八。孟帅减去多余杂念之后,果然压力xiǎo了,和xiǎo八沟通也更加流畅。无论哪一个方面,都没有阻止他前进的理由。

七里九……八里!

到了八里,孟帅吐出一口气,感觉心胸开了不少——近百年的记录,就被他无声无息的打破了。现在他已经和冯深河站在同一终diǎn,而且还能更进一步。

咦……干嘛要和冯深河比?多不吉利啊。

正要继续前进,孟帅感受到xiǎo八传来的讯息——累了,要休息一下。

这xiǎo家伙,明明走的很轻松,怎么就累了?

孟帅虽然有些被打断的憋气,但还是顺着它,原地坐下,道:“消息一会儿,一鼓作气冲上去。我倒要看看双圣崖下是什么风景。”

取出灵草喂xiǎo八,孟帅自己也吃了些东西,虽然他早已可以不进饮食,但吃好吃的东西令人身心愉快,备有干劲儿——也就是所谓的解馋。

正在啃鸡爪子,就听背后有脚步声响起。孟帅一愣,自从过了六里半,他再没看见一个人,怎么现在又有人来了?

出于礼貌,也出于谨慎,孟帅站起身来,回头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i640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技术怎么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排行怎么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治病怎么样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效果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