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奥洛帕战记第一百零三章沙之恨

发布时间:2020-01-26 14:47:51

奥洛帕战记 第一百零三章 沙之恨

“这家伙到底是谁?”

躺在地上的芙蕾向她自己的内心深处呼唤着答案。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迷惘,也不知道为何会确信答案早已存在于自己的潜意识之中。如果中间不是存在着一层“卢梭家族”的隔膜,自己就一定会接受眼前这个男人吗?芙蕾不敢再思考类似的问题,她害怕自己会得到肯定的答案。当思考无法继续的时候,芙蕾唯一可做的,就是失魂落魄地盯着朱利安的双眼在发呆。

同时朱利安也在望着她。这是自小楼那血腥的一别之后,两人最和平的相处,也是唯一的一次平静地四目相对。

时间像是停滞了一般,仿佛两人的呼吸早已彻底同步。一男一女,一上一下地互相对望,双方的距离正“理所当然”地不断接近着。他们的双唇继续这样缩短着距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两人都早有预料,但谁都没有没有闪避或回避。朱利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他不想挪开,因为这是他和芙蕾最亲近的时候,能继续这样多一秒,对他也是奢侈;至于芙蕾,她倒是想避开,可是身体却不争气地屈从着内心深处的不知名感情,没能挪动半寸,心脏却“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默默承受着即将到来的只有男女之间恋人才会有的亲密接触。

而在不知不觉中,这对深切对望着的男女,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临近。在他们附近的空间,一颗又一颗毫不起眼的细小沙子,无声无悄地飘浮起来,没有散出任何一丝杀气,却成为了最致命的危险……

最终,还是曾经身为盗贼、经过一个月特训后成为刺客的芙蕾察觉到了危机。

在四唇即将合在一起的前一瞬间,芙蕾双手用力将朱利安的身体撑起来,然后一脚将他踢开。

“呀……”芙蕾惨叫一声,她的肩膀血流如注,一根用沙子构成的尖刺,贯穿了她原本就已经受了重伤的身体,直接穿进地面下。

如果不是芙蕾及时出手,朱利安也会被穿成羊肉串。

没有时间追悔自己的轻率和大意,以魔剑的压迫性魔力强行驱散了组成沙刺的土元素,他抱住了芙蕾,就地滚开几圈,勘勘躲开了如雨点般砸落在他们原本所在之处的无数根沙刺。尚未停稳,一把巨大的“沙之铡刀”便从上往下砍来,如果被正面砍中,任何人都会被拦腰铡成两截。

已经没有任何退路。朱利安挺身挡在芙蕾上面,他交叉举起魔剑“忏悔之泪”和圣剑“永恒胜利”,正面抵抗着万吨重压的巨型沙之铡刀。在正面的对抗之中,朱利安感受到从沙子上传来极深的恨意!

只听到“轰隆”一声,脆弱的地面经受不住两股强大能量的激烈碰撞,产生了大规模的坍塌,形成一个地底天坑。朱利安和芙蕾,伴随着大量的砂石,掉进了天坑里面。

**************************************************

在屋顶被掀翻的小屋子里,欧文舒服地躺在简陋的床上,熟睡过去。

然而在处处危机的焚城中,这种惬意未能维持多久。欧文突然感受到有人使劲地在他的肚皮上一上一下地跳动着。

条件反射般地闪电出手,欧文做到了一件99.9999%的强者都无法做到的“壮举”,一手抓到了最擅长逃跑的翼精灵。

“你在干什么啊?露娜。”欧文眯着双眼,不满地道,“别在我肚子上跳来跳去,肠子都快被你蹬出来了。”

虽然身体被人类的手掐住,但翼精灵却没有丝毫恐惧或要逃跑的意思,她只是将自己细小的双手用力地抽了出来,然后比出很夸张的手势,说:“露娜好怕怕,所以露娜要吃30个,不,300个蛋糕。”然后向欧文伸出三个手指头。

“滚蛋,否则一个蛋糕都不给你吃。”欧文没好心情理会这个小家伙,把她随便往天上扔了出去,然后转过身,继续睡觉。

“露娜怕怕。”小东西又飞回来了。

有点出乎欧文所料,往日一听到“断粮”的威胁就不敢捣乱的露娜,这一次居然那么“勇敢”地缠住了欧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既然害怕,来这里干什么。不是让你在城外面等我吗?”

“就是因为露娜在城外害怕,还是在欧文身边安全。”

“那城外有什么可怕的?”

欧文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怪东西吓到了连龙都不怕的露娜。

“有狗狗。”

“狗狗?”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无厘头的答案。欧文苦笑了一声,随便调侃道,“不就是狗狗而已。露娜,我跟你说,狗狗都很会藏起食物的,你跟着狗狗去它们窝里,肯定能找到好吃的东西。”说完他又倒过去睡觉了。

可接下来数秒沉闷的安静,却让欧文嗅到不祥的气氛。他再次睁开双眼,只眼露娜拍动着双翼,悬停在他上方,她将自己整出一张苦瓜脸,像是快要哭出来一样。

这时候,欧文才意识到事情并不寻常。到底是什么样的“狗狗”,会让一只翼精灵害怕成那个样子?

“露娜,你说的狗狗是什么狗?”欧文不得不认真对待。

“会咬人、吃人、追人、变人。”

“变人?”欧文立即坐了起来,“是不是几个月之前,我们初次在圣城认识时见到的那些‘狗’?”

“嗯哪!”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欧文就再也睡不着了。他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看来这亚历山大城的风波并不会如此轻易就结束,被卷进来的势力越来越多了。

狼人一族!他们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不好,他们难道是冲着朱利安来的!

**************************************************

摔得灰头土脸的朱利安刚爬起来,就立即转过身,也顾不得吐出口中的砂土,马上从砂石堆中徒手开挖,全然不管双手被有棱有角的砂石割得满手鲜血,才终于在芙蕾窒息之前把她挖出来。

芙蕾也是满头满脸都是砂土,但她至少还能呼吸--这也是朱利安稍微能够宽慰之事。朱利安让芙蕾的头挨住自己的肩膀,半身依偎在自己胸膛上,然后才仔细地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地下荒芜的城市--另一座亚历山大,没想到原来就在伊佩雅修建用来逃生的地下通道的正下方。

“伊佩雅!你给我出来!”朱利安向着空荡荡的地底城市大声喝斥道。

尽管依照朱利安以前的经验,正面承受了他刚才那一剑“凄惶闪破”,任何人都早就已经死无全尸,更不会有反击的余力;但既然对手是那个令人心寒的女皇,那么就算再怎样不可能、不合逻辑之事,都有可能发生。

似乎在回应着朱利安的质问,四周的沙子正在飞快地流动,形成一股庞大的沙之漩涡,撕扯着周围的空气,使得到处飞扬的沙子如同千万亿把锋利的刀刃。

但朱利安也不是坐以待毙,他在内心呼唤着“忏悔之泪”和“永恒胜利”的灵魂,不管相隔多远,魔剑和圣剑马上飞回主人的手中,朱利安交叉握着这两把神兵,牢牢地保护着自己和芙蕾。

沙子漩涡最终凝聚到朱利安右方一幢高楼的楼顶,汇集成了人的形态。一位容貌秀美、身穿铠甲的女性武士,从沙子的漩涡中稳步踱出,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底下的朱利安。

伊佩雅?不,她是高贵的女武神--布伦希尔德。

锈色的锁子甲,带羽翼装饰的头盔,顶端镶着圆球的长柄权杖,被固定在背后铠甲上的金属轮子,轮子上半弧度上像极了太阳光线的16把短剑--这个造型,正是当日在安提哥林海地底的初龙神庙中遇到强劲敌人:“女武神”布伦希尔德的精神力凝结体。

只不过,现在的女武神上的脸,竟属于伊佩雅的五官,而她原本应该英气逼人的气质不再,却平增了几分怨恨。

如此情况不难解释,伊佩雅已经和瓦格雷之魂合二为一了,她现在的全名是“伊佩雅·布伦希尔德·卓根”。

“放弃抵抗吧,罪人。”伊佩雅开口说话了,传出了由两把女声重叠在一起的声音。

“糟了。”朱利安倒吸一口凉气。

见识过苏菲娅施展出女武神之魂时样子,也亲自和女武神战斗过,朱利安当然清楚女武神的强大力量。他有点头皮发麻,原本以为仙女龙的力量消失之后,自己承受的压力就会降低很多,没想到真正的苦战现在才刚刚开始。

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榆阳区人民医院
大同权威男科医院
玉林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台州治疗阳痿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