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君临星空第六百五十六章杀局杀局

发布时间:2020-01-26 07:12:18

君临星空 第六百五十六章 杀局!杀局!

外太空翻腾波澜,宇宙尘埃与细末物质全都变成了粉碎状态,两位虚洞级的暴怒一击,将封祭天体宁墨离轰退千万米,但心中愤怒根本熄灭不了。

恐怖怒火,仿佛乌云蔽日,笼罩方圆千万米。

“该死!该死!”

“地球必须灭绝,一个不能饶!”

这两位来自粉色人族的虚洞级存在死死盯着宁墨离,恨不得将宁墨离撕成碎片,打成飞灰,再投入炼狱之内,折磨无数纪年!

损失巨大,惨重莫名!

传承漫长纪年,只因一时不慎,整个粉色人族竟然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两人来迟了半步,只感到心灵都在流血,就在刚刚的片刻时光,粉色人族陨落了七十九位货真价实的恒宫级生命!

“死了。”

“全都死了。”

有人低声呢喃,望向两位虚洞级老祖。

原计划就是同时发动杀局,相隔无数光年,齐齐杀死修炼天才韩东与封祭天体宁墨离,可惜他们这边差点全员覆灭。

幸亏有虚洞级老祖在。

不然,面对凶残昭昭的宁墨离,在场之人全都要死。

“宁墨离!”

那童颜鹤发的虚洞级老者,疯了般的扑向宁墨离,施展隶属虚洞级的恐怖威能。

真正的虚洞级存在,震怒出手!

霎时间,天昏地暗,恒星光芒似乎都比拟不了白发老者的威势。

蓬!蓬!蓬!

宁墨离一口吸尽中华香烟,端立星空,迈开漆黑布鞋,从恒星深处追随而来的无数炎流隐隐发出咆哮,动荡光热,寰绕天上地下,撑开日月星空,宛若百万莽龙碎空怒吼。

昏暗冰冷的真空环境,扩散出了一道巨型涟漪,将所有余波全都抚平,几如一轮伟岸大日冉冉升腾,没谁可以阻挡。

瞳孔映照恒星!

光热威能爆发!

面对粉色人族的虚洞级存在,宁墨离不再掩饰实力,滔滔凶威将星空撕裂开来,横挂百万米,两者碰撞在了一起,恰似山河日月降临浩劫的绝对寂静。

轰隆!轰隆!轰隆!

虚洞级白发老者,与宁墨离的每次碰撞,皆有锐利哀嚎,祭悼逝去的同族恒宫级,暴涨气势压过宁墨离。

分庭抗礼的对峙,转为局势分明。

这位粉色人族虚洞级的法门,如同羚羊挂角,神出鬼没的威能齐齐杀向宁墨离,压迫宁墨离不断后退。

“你算什么虚洞?”

“你敢离开行星系,我一击就能杀了你!”白发老者当空嘶吼,一步一步的前进,分开源自恒星的光热炎流。

假如宁墨离置身于恒星旁边,或许他要谨慎三分。

只有处于封祭天体周边的宁墨离才是最强状态,称之为虚洞级。简而言之:距离恒星越遥远,宁墨离也就越弱。

在这儿,宁墨离勉强虚洞!

若是再远点,只是算是虚洞级与恒宫级巅峰之间!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白发老者低吼不息,脚踏星空令得光线扭曲,整个黑暗外太空仅仅只是他脚底的镜面,全数匍匐,恒星都要失色。

他猛然扑杀到了宁墨离身前。

那粉色拳头变成彗星,激烈摩擦诞生大量雾气,差点毁灭了真空环境,而宁墨离的褶皱老脸冷漠如故,枯瘦手掌翻腾,至为凝聚的光热威能,抗衡一拳接着一拳的暴怒杀伐。

“原来这才是虚洞级。”

宁墨离低声呢喃,眯着眼睛。

宁墨离明白自己比较强,但一直不知自己到底有多么强,此刻有了清晰参考。

蓬!蓬!蓬!

两者以高频速率碰撞,几乎看不清身影,仿佛消失在夜空!

那些粉色人族恒宫级,惊骇欲绝的心绪终于恢复冷静,望向遥远处的黑暗星空,虚无冰冷,空空如也。他们只能看到本应正常的某一处区域,骤然爆发混乱余波,点亮了那么一瞬间。

宛若昙花面世,刹那照耀,然后扩散。

至少在恒宫级眼中,根本没有两人的身影,如若两尊虚妄无形的奇异生命猛烈厮杀!

唯有杀伐余波,显化一朵朵花儿盛开的碰撞涟漪,砰然卷起万重涟漪,或是漩涡,或是光波,形态各有不同。

“虚洞级老祖,杀了他!”

个个目露仇恨,怨毒,咬牙切齿的观察激战。

尽管难以感知,但清晰可查——前方星空,处处爆发威势余波,显然他们的虚洞级老祖正在压着宁墨离施展杀伐!

威势余波,炸散虚空。

从这一端,延绵恒星方向,经过蔚蓝地球周边,随着宁墨离越来越靠近恒星,举手投足之间也带有莫名伟力,时而屹立外太空,将白发老者击退。

局势渐渐扭转了。

白发老者也没有办法,他很难真正杀死宁墨离。

至于另外一个虚洞级存在,守在粉色人族的诸多恒宫级周边,防止宁墨离偷袭。

“老祖,老祖。”有人脸色狰狞的叫道:“反正也结下生死仇,我们还等待什么?趁着羽祖激战宁墨离,我们先屠光地球!”

“说得对!”

“我们没必要等待韩东死亡的确切消息,要么我们灭族,要么韩东宁墨离死亡,没有第三个选择!”

剩余的这些恒宫级,大多数握紧双拳,眼眶崩裂,怨毒无穷,粉色脸庞流露赤红颜色。

到了这个情况。

再讨论什么对错,什么悔恨,尽皆没有意义。

“这……”

与白发老者同为虚洞级的女子,正乃一位雍容贵妇,轻轻擦拭因为悲恸哀伤而流下的血泪。

她在犹豫。

但诸多恒宫级的怒吼,令雍容贵妇咬了咬牙,点头首肯:“那就杀吧!”

杀吧!

杀吧!杀吧!杀吧!

诸多恒宫级跟随在贵妇身后,杀向蔚蓝地球!

毫不夸张的形容,仅仅其中一个恒宫级降临地球,也能片刻摧毁这个蔚蓝家园,更何况这么多人齐齐动身。

唰啦,唰啦,一条条充满杀机的轨迹冲向地球。

虚洞级贵妇当先,其余恒宫级杀气腾腾,而蔚蓝地球的人们根本不知道星空搏杀正在进行,依然安居乐业,适应武术时代的崛起。

“哈哈哈,宁墨离!”

黑暗星空的另一侧,白发老者与宁墨离厮杀。

他当然感知到了,当场狂笑。

笑容有着说不出的残忍,更有充斥满腔的快意:“你只不过借助恒星具备虚洞级力量,境界还是恒宫级……说白了,你的虚洞级战力局限在这个恒星周边!”

“那又如何。”宁墨离探出枯瘦掌心。

两者继续搏杀,距离恒星越来越近,也距离地球越来越遥远,白发老者的声音尖锐到了极限:“如何?我到想问问你能如何!”

“痛苦吧,哭泣吧,挣扎吧!”

“可是一切都没用,任你再怎么疯狂都无用,你只能眼睁睁目睹你们地球从此覆灭,所有人全都得死,包括你,也包括那个韩东!”

白发老者拖着宁墨离。

无论宁墨离怎么面沉如水,都难以挣脱白发老者的牵制,那双褶皱老脸自从开战以来,首次浮出痛苦挣扎的神色。

一如既往。

亦如当年青山宗。

“我早有准备。”宁墨离的轻轻呢喃仿佛潺潺水流,和蔼温柔,紧跟着愈加凄厉暴虐,最后转为厉鬼索命般的灵魂咆哮:“我只能救得了少数人……我的家乡,我的祖国,我这辈子的家园,假如注定要毁灭瓦解,不会任凭你们肆虐!”

“我生于此,就由我来毁灭!”

“我,宁墨离,亲手毁灭这一切!”

这个恐怖的决定,必将诞生恐怖的痛苦煎熬,必将催化绝望与血存的恐怖心境,而宁墨离明白自己也必将由此获得更强力量。

沟通恒星还不够。

那么,要是沟通了黑洞,总该够了吧。

“粉色人族。”

“其实,地球我也封祭了。”

宁墨离抬起冷酷眼眸,目光饱含极其复杂的情感,逐渐血红,只等待最终时刻的到来。

但下一刻!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十架巨型曲速机,弥漫尊贵浩渺的韵味,登时撞破黑暗外太空,脱离曲速航行状态,抵达蔚蓝地球正上空。

“谁。”

宁墨离轻声自语。

“是谁?是谁?”

白发老者一怔,下意识惊呼,然后眼珠子瞪得溜圆。

两者处于地球的千万公里以外,十架曲速机降临的光线变化,尚未传至,但两者全都感知到了。

与此同时。

冲向蔚蓝地球的雍容贵妇与诸多粉色人族恒宫级也感应到了。

来不及发问,来不及疑惑,甚至来不及思考这些曲速机的降临究竟有什么目的——

苍穹定格!

日月失色!

足足十位虚洞级的气势,日月崩塌一般的盛开地球上空,如同宇宙星空最为璀璨的极尽烟花!

……

“丹玲玉在此!”

“粉色人族,尔等止步!”

一轮轻盈剔透的璀璨弯钩,凭空跃起,仿似皎月悬浮地球上方,骤然显化虚洞级气势,尽情盛开无量光芒。

……

“我是乌莫涳。”

“粉色人族给老子滚远点,靠近地球者,杀无赦!”

一点雷霆乍起,通天彻地,疯狂暴涨雷霆汪洋,横亘在地球上空的滔滔雷海发出暴烈杀机,声音能量传遍周围。

……

“我,冈封笠。”

“我,吉仑納。”

一位位虚洞级存在辉煌驾临,齐齐道出磅礴万古的威严宣告,闪耀凌驾科学理论之上的威势,超越了光线,超越了空间,重重叠叠的虚洞级宣告,响彻黑暗外太空!

十位虚洞级存在!

当今帝主眞古亲口拜请,再加上韩东的灵魂资质,足足十位虚洞级立刻动身,横渡无数光年,降临于此,强势绝伦!

“粉色人族止步!”

“帝主开口,韩东请求,我等应邀守地球!再靠近分毫,休怪我们出手不留情!”

虚洞级之警告,大音希声!

屹立地球上空的十位虚洞级,相隔百万公里,冷冷盯着雍容贵妇与粉色人族诸多恒宫级!

“帝主?韩东?”宁墨离的血红目光恢复正常,登时懵了:“韩东小子那么弱,我吹口气都能灭了他,韩东小子居然能够请动这么多存在守卫地球?”

“这,有点挠头了。”

宁墨离眯着眼睛,有点沉默。

由于精神异常,他下意识想到的竟然不是地球脱离危险应该感到狂喜,反而忧愁以后如何对待韩东,若是忍不住磨砺,这小子喊来一堆虚洞级……宁墨离的褶皱嘴角,抽动了两下。

与之对应。

粉色人族悉数震骇绝伦。

他们无法理解,帝主开口与韩东请求,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力?

白角人族虚洞级驾临,勉强可以理解。但那些普适人族,以及向来与世无争的三目人族怎么也驾临地球?为了一个韩东,至为尊贵的虚洞级不惜周折,守护一个平平无奇的生命行星?

“不可能!”

“区区一个韩东,你们也在意?”

白发老者发出怒吼,一不留神被宁墨离命中脑袋,直接开了花,宛若破麻袋的跌落星空,狂吐鲜血。

看似凄惨,实则轻伤而已。

翻腾两三圈,伤势恢复,白发老者咬了咬牙,正在惊疑不定,紧跟着露出狂喜之色。

星空那边的计划,正常进行,顺利无比。

白发老者心念电转,不理会宁墨离的阻拦,直接冲向十位虚洞级。

“你们看好了!”

“我族的森,已经抵达,韩东他必死无疑,你们还要帮助韩东与我们为敌吗!”

他右手抖动,借助联络器,凭空显化长宽上千米的清晰虚影,星星点点的能量在其中往返流腾,点缀画面情绪度,勾勒出了遥远光年之外的同步视讯。

虚影画面中央。

只看一条曲速轨迹缓缓消散,青色曲速机冒着黑烟,四个曲速引擎全都闪烁微光,若隐若现似得。

青山号停落半空。

舱门打开,一袭青袍的韩东踏出曲速机,屹立星空,望向画面。

显然有人持着录制设备,对准这架青色曲速机。

“恩?”

十位虚洞级面色微变,齐齐聚焦虚影画面。

只听虚影画面传出叹息:“其实我一直很欣赏你……不过,为了我的族人们,韩东你必须得死。”

刹那后。

韩东抬起黑白分明的眼眸,露出一口白牙:“森,看来你活够了。”

东莞市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
怀化市第二人民医院靖州分院怎么样
青海白癜风医院哪最好
南昌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海口看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