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诛天凌九重 第九百九十九章 第二件事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5:21

诛天凌九重 第九百九十九章 第二件事

偌大的院中,只回荡着阵阵哭声。E*.┡

白剪哭的格外伤心,就像是个被欺负的小孩子。

这令任图影很懵逼,心中升起无限感慨,谁能想到,那个在杀手界高居第一的白剪也会有这样脆弱的一面。跟人们想象中的高冷、无情、残酷的杀手模样,简直是判若两人。

果然,情感才是世上最强大的东西。

当然纵横求败并没有告诉任图影,白剪在还没改行做杀手的时候,是个很善良单纯的小伙子,也是那时候的江湖中出了名的大逗比。

其逗比之程度,不说绝后,却一定是空前的。

任图影此际十分无语,白剪的痛哭,也让他鼻头酸,只感慨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他感觉得到白剪心中的苦楚,也才知道,原来白剪与纵横求败之间的感情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厚。

只不过,这样被一个大老爷们儿抱着痛哭流涕,更甚至还把脸埋在他怀中像小猪一样的拱,这多多少少也他感觉有些别扭

男人可以矫情,但这未免也太过矫情了一些。

奈何白剪境界高深,力气大的很,此时紧紧的抱着任图影,任图影又岂能轻易的挣脱开。

真是憋屈至极!

若有不知道的人在院外听到,还以为是任图影把白剪给那啥了。

任图影尴尬的笑道:“咳咳……我说……白老先生

,你没事吧?你想看的剑法,我还没施展完呢,那啥……你看是不是该……”

白剪闻言却将他抱的更紧,两颗布满血丝的眼珠子猛然向外一凸,险些勒的他骨头散架,甚至还用脸狠狠的在他怀中拱了拱,“不,不!大哥啊,从小时候我就喜欢这样抱着你睡觉,我想多抱一会儿!”

任图影强忍着体内气血的翻滚,黑着一张脸,努力的开口说道:“呃……那……好吧。”他是一身的鸡皮疙瘩,没想到这白剪还会撒娇,他么小娘们儿似的。

此外,任图影或许是经常受到李逼的不良影响,通过白剪这句话他也联想到一些十分震惊的事,白剪与纵横求败居然从小一起抱着睡觉,这他么的,里面的信息量可大了去了!难不成……白剪与纵横求败表面上是兄弟关系,实则不然,而是那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又或者是,白剪其实是个女人,但为了做杀手能方便,所以一直都是以男人的身份面世?

而且此刻白剪这种痛哭流涕的表现确实跟个矫情的娘们儿一样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想把他抱在怀中安慰。

并且任图影还记得,纵横求败独孤一生,从未与什么女人有过丝毫关系,此间原因,其实并不是因为纵横求败孤傲,而是因为他爱的是白剪?

所以说,白剪就是纵横求败的女人!

这么说来,白剪就是自己的师娘!

我靠,真是折寿啊!

一念及此,任图影连忙强行挣脱开白剪,仓皇后退,行了一礼后支支吾吾的说道:“那那那那啥,白老先生,呃不不不,师娘,若师父在天有灵,见师娘这般伤心,也肯定不会开心。”

白剪正沉浸在昔日的伤感之中,忽闻此言,瞬时就懵逼了。

“啥?师娘?谁是你师娘?”白剪情绪收敛,好奇的盯着任图影,忽然意识到什么,愠怒道:“你小子该不会是有病吧?我白剪堂堂男人,胯下有鸟,何时就成了你的师娘?!”

任图影神情一振,猛地醒悟过来,一时间极为尴尬,暗叹刚刚真是失态。

才意识到刚才所想的那些不过是自己的胡乱猜测罢了,这该死的逼哥,受他的影响,脑子里竟也会出现这种稀奇古怪的想法,看来以后还是得少跟那犊子玩意儿接触才是。

这白剪,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女人。

一片安静中,白剪叹息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任城主,刚刚是老夫失态,见谅。”说着他走过去坐在了石凳上,倒了一杯茶,边喝边道:“也难怪会让任城主误会,却是任城主有所不知啊,当老夫还是三岁孩童的时候,家人遭到劫匪毒手,除了老夫,无一幸免,幸得求败大哥及时相救。”

白剪又是一声叹息,缅怀道:“那时求败大哥也只比我大十三岁,一身少年锐气,修为高深,行侠仗义,深得老夫崇拜。”

“从此我便跟随求败大哥行走江湖,他待我,就像亲弟弟一样,教我读书认字、传授我剑法、跟我分享他的经历、教我如何做人、如何在江湖中自保……他对我来说,不仅是救命恩人,更是让我无比依赖的哥哥,亲人。”

“终于有一天,我完成了我的梦想——跟求败大哥歃血结拜,从此兄弟相称。呵呵,这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一件事,没有之一。”

“所以,我与求败大哥之间的感情,比世人以为的那种感情,更深。或许你能懂得我和他之间的那种感情,或许你也不懂,总之,这不重要。”

“他的死,始终是我心中阴影。”

“不过能看到他的纵横剑法有真正的继承之人,而他的徒弟更是不输于他当年的那种风云人物,我心甚慰。”

说着白剪抬眼注视着任图影,“说实话,当从白珏口中听说你是求败大哥弟子这件事的时候,我不太相信,所以就想着前来亲眼看看,毕竟是求败大哥的后人。起初我还在想,如果你是冒充的求败大哥的徒弟,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哪怕是,血影之城有很多高手,我的代价就是不能活着离去,我也会如此……因为这对求败大哥是一种侮辱。”

“呵,不过当你施展到第七式的时候我就知道是我错了,那一刻的你,简直就是求败大哥复生,比云顶澜山那些小伙子强了千倍万倍。惭愧啊,一时间想起了很多往事,所以才会如此失态。”

任图影笑道:“该惭愧的是晚辈才对,没想到白老先生与师父还有这等典故。”

白剪看了一眼天空,“确认你究竟是不是求败大哥的弟子,是我此来的第一件事。”

任图影:“第二件是什么?”

白剪迟疑了片刻,说道:“灵血红钢。”

任图影目光微凝,没有说话。

白剪笑道:“那些灵血红钢是我赠于劣徒白珏,听白珏说,在世俗界你二人相遇,生了一些事,他便将灵血红钢给了你。”

任图影:“确实如此。”

白剪:“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任城主,传言你炼器造诣极高,手中更有雌鱼鳞那等神物,普天之下,能使用灵血红钢者,非你莫属。”

“我曾经有个梦想,就是能拥有一把跟大6第一神剑一模一样的剑。因此,除了最开始求败大哥送的那把铁剑之外,我之后的杀手生涯从未碰过剑,直至如今,皆是聚气成刃。”

……(未完待续。)

(本章完)

北仑大港医院乔觉民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地址查询
北仑大港医院徐鸣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所在地址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葛淑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