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男童没写完作业遭掐腿 女老师称为孩子好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3:26

 >  男童没写完作业遭掐腿 女老师称为孩子好 2011-04-21 08:57:36  

校方虽道歉但孩子不敢上学大兴区教委已介入调查

小军大腿内侧淤青。

小军害怕上学,待在自家摊位。

男童没写完作业遭女老师掐腿

校方虽道歉但孩子不敢上学 大兴区教委已介入调查

本月19日,大兴区旧宫镇华兴实验学校五年级学生小军(化名),因未完成语文作业遭女老师掐大腿。小军称,还有别的同学有类似遭遇。

昨天,当事女老师和校方向小军及其家长道歉,但小军表示害怕老师,不想再去上学。目前,大兴区教委已介入调查。

男童大腿内侧淤青

小军一家是河北邯郸人,其父母已经来京十几年,现在大兴区旧宫镇一家菜市场经营猪肉摊。

每天放学,小军都是蹦蹦跳跳地回家,然而最近两个月,母亲贾女士发现儿子“有点蔫儿”。

前天晚上,小军放学回到自家摊位,他既未跟同学去玩也没写作业。母亲看到儿子坐在凳子上发呆,便上前询问。

“还没说话就哭了,他就说疼,问他其他的什么都不说。”贾女士说,儿子的同学晨晨(化名)正好来玩儿,晨晨告诉她小军没完成作业被老师掐了。小军听到同学“揭底儿”大声喊:“你不是也被老师掐了。”

听到儿子被掐,父亲李先生撸起儿子的袖子和上衣检查,小军说在腿上并阻拦着不让看。最后,贾女士扒下儿子的裤子,发现离大腿根有一拳的距离处,左右两腿内侧各有两块红肿。“当时都能看见红血丝,还有手掐的印记。”李先生说。

昨天,记者见到小军,孩子右腿内侧有拳头大小的一块淤青,左腿内侧有两块被掐紫的印记。小军说,有些印记是上个星期被掐的,他被老师掐过多次,但从来不敢跟爸妈说。

晨晨的母亲对记者说,晨晨也被掐过两次,但儿子没提过,是她自己看到的。前天,晨晨怕冷穿了3条裤子,没留下被掐的印记。

老师称是为孩子好

小军说,前天中午吃过饭后,班主任朱老师检查作业时发现不少同学未完成。她让未完成作业的同学排队站在讲台上,自己坐在讲台的凳子上,一个个训斥,并进行体罚。

“我是第二个,老师一边掐我的腿,一边说"我让你完不成作业,下次还这样吗?"小军说,第一个被掐的就是晨晨,两个人都哭了,其他同学的情况他没注意。对此,多名学生证实,朱老师曾掐学生的腿,并且不是第一次。

昨天上午,记者同小军一家来到学校。此前,小军一直嚷着不去,在父母的安慰下,他硬被带到校门口,小军以哭抗拒进校门,最终被母亲强拉进去。

在五年级2班,小军的父母找到班主任朱老师。朱老师身材瘦小,20岁出头,当时,她正在讲课。贾女士径直走进教室问:“老师,您为什么掐孩子?”站在讲台上的朱老师回答说:“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掐他吗?你觉得孩子没错吗?”话未说完,李先生将妻子拉出教室。

下课后,双方来到办公室。朱老师说,自己刚来学校两个多月,她承认确实掐了孩子,并且不止一个。对于学生被多次体罚的说法,她否认。“我就是想让他记住这个教训,不写作业就要受罚。”朱老师说,她是为了孩子的学习。

家长希望尽快转学

李先生说,他们是农村人,“农村孩子皮实,踢一下屁股,拍一下背都无所谓,但是掐大腿根是什么意思?”李先生和贾女士都认为,作为老师不应该体罚孩子,女老师掐男孩大腿根更是欠妥当。小军已经12岁了,是大男孩,会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

“学校是呆不下去了,掐了孩子还觉得自己挺有理,儿子自己也死活不去学校。”李先生说,他希望能给孩子转学,若找不到学校就把儿子送回老家。

校方道歉愿作补偿

大兴区旧宫镇宣传中心主任孙先生称,老师体罚孩子肯定不对,镇教委办公室会了解相关情况,并对学校和老师做出相应处罚。对于孩子家长提出的转学要求,他会向镇教委办反馈。

大兴区教委社会教育科赵先生称,对于体罚学生的情况,一般由校方同家长协调,若双方无法达成一致,教委会介入。昨天上午,科室接到举报后,随即向校方核实,目前已责令学校提交书面报告,待了解相关情况后,会对当事老师和学校酌情给予处罚。

昨天下午,朱老师和校长到小军家道歉。朱老师称若小军因此有何身体不适,愿意给予补偿。校长杨先生称,会同家长再沟通,希望孩子能再回学校读书。但是小军未接受道歉,并称不愿再回学校上课。

对话小军

“作业太多了老写不完”

记者:今天怎么没去上学?

小军:我就是不想去。记者:为什么?

小军:我害怕,害怕老师。

记者:是因为老师打你了吗?打你哪儿了?

小军:……(不语,搓手指,流眼泪)

记者:疼吗?

小军:特别疼,老师掐的时候大家都哭了,我当时没哭出声。

记者:为什么不告诉妈妈?

小军: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没完成作业,害怕被骂。

记者:以前老师掐过几次?

小军:记不清了,反正上个星期和上上个星期都被掐了。

记者:你觉得你是个顽皮的孩子吗?

小军:我以前都考90多分,得了很多奖状,老师还奖给我一本字典。

记者:那现在考多少分?小军:80多分吧。

记者:为什么没以前考得多了?

小军:做题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压力太大了。

记者:谁给你压力啊?小军:老师,老是打人。记者:什么时候再回去上学?

小军:不回去了,作业太多了老写不完,那天有好多同学都没写完。

记者:要是把你送回老家上学怎么办?

小军:那有什么办法,总得要长大吧,我觉得能行。

记者手记

民办学校略显尴尬

华兴实验学校在一片废旧厂房旁,学校有幼儿园、小学和初中,所有学生挤在十几间平房内上课。孩子们活动的操场没有跑道,没有草坪,下课的时候,随着孩子们的跑跳,操场上会扬起一片尘土。

杨校长告诉记者,这是一家企业下属的民办学校,共有600多个学生,全部是外来打工者的孩子。可能是因为学校条件不好,老师的流动性很大,从建校到现在20多个老师只有四五个固定下来。老师也都是外地人,有几个是高中生,多数是大专生,比不上那些公立学校的师资。

“这里的孩子也比较难管。”杨校长说,学生家长大部分做小生意,从早忙到晚,文化水平不高,没时间也没法给孩子辅导。

打工者的孩子,文化程度不高的老师,简陋的校舍,这就是他们的现状。但是即便是这样,家长依然把孩子留在身边,希望能给自己的孩子温暖。小军的爸爸说,要是孩子在公立学校读书,可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打工子弟学校的很多程序都是粗线条的,家长允许老师打孩子的屁股,老师觉得掐孩子是恨铁不成钢,一些标准在这里可能无法衡量。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济南银屑病医院专家门诊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技术怎麼样
济南银屑病医院博士专家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在哪里
济南银屑病医院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