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以神为饵 第134章 老“袁”

发布时间:2019-10-19 03:42:37

以神为饵 第134章 老“袁”

吴尘不知韩青说这句话为何大喘气,还在一个人之间停顿,有什么好停顿的?难道不是人?

下得车来,吴尘还觉头有些晕,他赶忙控制着,不愿再看韩青那老女人的鄙夷神色。

车停之地再非平坦宽敞的官道,早不知何时,“飞”到了这样一片峡谷之地。

远处有流水声传来,风送水凉,让吴尘顿时清醒不少。转而环顾这峡谷山势,峰峦突兀,古木盘郁,怪石峥嵘,沟壑幻化,苍苍茫茫。

“老袁这地方选的极佳!多年不来,仍有此叹啊!”岱鄂在前,仰面环视双面峡谷赞道。

韩青微微一笑,在岱鄂面前,韩青才像个正常人,会正常地笑。

老袁?

吴尘心想,这峡谷里住了个姓袁的人?

其余弟子等在山脚休整,吴尘随岱鄂和韩青辗转寻路登上一侧山峰,若非有吴尘跟着,他两个在前定能走得更快,提气飞掠,很快便能抵达山顶。

但吴尘在后飞掠一阵便再难跟上,他们只能降下速度,慢慢向上攀

一攀之下,更赏到沿途山峰之上古藤参天,盘根错节,岩洞沟壑比比皆是,偶见泉眼喷涌,清凉爽人。

韩青有意等吴尘,担心他不知路,走在最前的岱长老早已落下两人一大段。

攀登中,吴尘听前方高处,岱长老一声舒叹:“到了!”

吴尘抬眼向前看去,山势陡峭间,高处有一凸出巨石立在山峰边缘,巍巍然仿佛随时会坠落陡峭山崖。

如此奇丽巨石不知何处飞来,正如青天坠长星。

再攀登一段方能细看,那巨石之上居然有一洞壑。

洞壑四周云霭环护,烟霞亦在此交错,缥缈不知今时今地,茫茫何年?

韩青也仰望着,感慨着,多年前到此地时她还是个少女。如今岁月沧桑人面如此,心境如此,而这里的山石云雾却是如常,毫无变化。

时光迁徙面前,人类果然渺小。

“此山此石,果是活佛所居,仙灵所隐啊!”韩青忍不住赞道。

吴尘也感慨着,心间震荡着,听着岱鄂和韩青不住地赞叹,暗自推测,这洞壑中想必隐居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

待韩青和吴尘也攀上高峰,站在这如同天之陨石的洞壑面前时,岱鄂早迫不及待向内呼唤一声:“老袁!在吗?”

静了片刻,岱鄂又道:“故人来访,快来迎客!”

须臾。

洞壑外环绕的云雾似有异动,渐渐蔓延开来,透出洞中宽敞的藏青色空间,从中蹒跚走出一位……“老者。”

老袁?

原来是这个老猿啊……

吴尘心中惊呼。

这老猿如人一般高,若非它有些佝偻,或许比岱鄂和吴尘还高一些。老猿通体长毛雪白,长毛有些遮住了它的眼,迎风一吹,有梨花乱舞之感。

这老猿看起来年纪颇大,它双臂长而粗,使得走起路来更显蹒跚。

它走出来,岱鄂迎上去与它互拍肩膀。

看着它略显滑稽的长相,吴尘却不觉得好笑,因为老猿的一双眼虽然又圆又小,却仿佛透着无尽智慧法门一般,让人心生敬畏。

况且,它看过岱鄂和韩青算打过招呼后,一直着意盯着站在最后的吴尘。眼中有惊讶情绪闪过,又像是惊喜,带着一丝欢悦。

这情绪像是看到它的亲人,又像慈爱地看他的孩子……

为了将吴尘看的清楚,它特地蹒跚着踱了两步,视线绕过韩青,直接看到吴尘。

同样看着老猿的吴尘,见它一直带有慈爱笑容,也只能微笑算是打招呼。

岱鄂上前拍了拍老猿,在它耳边低声说了什么,老猿转身示意几人进它的洞壑,转身后还不放心般再回来,挽了挽吴尘手臂,示意他也进来。

老猿碰到吴尘袖口里隐藏的玄冰缚,它并没看到是何物,但亦稍作迟钝,似乎明白了什么。

三人遂进入洞穴,洞中极为整洁,有蒲团有木鱼,像是一隐居世外的高僧修行之地。

岱鄂和韩青也打量着洞中所布,岱鄂不禁问道:“青儿你还记得这里吗?”

“自然记得。”韩青一笑,眼中情绪单纯的像个孩子。

“这么多年,这里一点没变,老猿也没变。”韩青又笑着道,她的语气出奇温和,不像平日里不怒自威的母老虎。

老猿虽通人意但不能言语,听韩青如此说,它便频频摇头,示意自己老了……老了……

一面摇头,老猿一面走至石桌旁,拣了三个木钵,木壶里倒水出来,示意三位客人喝水。

“嗯!这可是山涧净水,喝上一钵够我想上几年的!”岱鄂赞着,第一个走上前端起来喝。

韩青也随之上前,吴尘站在原地没有动。

岱鄂喝过水,在洞中转了一圈回来,不做停顿便说:“今日途径这里顺路拜访,我等还有要事在身,不能久留。”这是对老猿请辞。

老猿一听双眼急躁,口中发出呼呼之声,意思是说,怎么这么急?

“确有要事在身,只能下次再来拜会你了。”岱鄂拍了拍老猿的背。

“唔唔唔!”

老猿发出稍显尖利的叫声,一个劲儿地盯着吴尘,这让吴尘有些无措。

见它情绪激动,岱鄂暂时没有发声,老猿呼叫一阵忽而转身绕过一面墙,招呼三人同去。转过土墙,只见那隔间正中摆放着一石台,台上有一具棋盘。

老猿正指着棋盘唔唔说话,指向吴尘,指过棋盘,再指向它自己。

韩青面露难色地看了岱鄂一眼,岱鄂顿了顿,打量着老猿的神情,老猿对着岱鄂露出乞求神色。

“好吧……”岱鄂微叹:“好不容易来一次,下次还不知何时。”

老猿立即不住点头附和,对岱鄂友好地笑。

而后便将目光投向了吴尘,期待之感比方才乞求岱鄂时更强。

不仅老猿看着吴尘,进而,岱长老和府主韩青也一并向吴尘看来,眼中都有期待意味。

“不是…你们什么意思?”吴尘不解,环顾众人道,这么看我我心虚啊……

“老猿请你和他弈棋。”岱鄂淡然道。

弈棋?

吴尘双眉一挑,向棋盘看去:“我不会啊!”

大同好的性病医院

连云港白斑疯医院

许昌白斑疯医院

大同好的治性病医院

连云港白癜病医院

宝宝无缘无故发烧是怎么回事
孩子发烧了怎么办如何退烧
小儿低烧怎么办
小孩发高烧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