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清晨】北极星之心(话剧剧本)

发布时间:2019-09-13 05:16:55
摘要:罗雪是一个双腿有疾的大学女生,在她的身边有嘲讽的声音,也有温暖的怀抱。话剧围绕罗雪参加北极星公司面试前面试时发生的一系列状况,最终获得肯定的故事。借以讲述那些我们身边真实存在,却又像北极星一般引领照亮我们生命的人。 《北极星之心》话剧剧本
主要人物:罗雪,裴恒,曹杉,林莹莹,于晴晴,张正,王斌,负责人甲、乙

第一幕
(舞台)
(一间教室内部,两列三行摆放着六张桌子,从后往前看起错落坐着王斌,张正,于晴晴三人)
王斌:无聊啊无聊,大学的日子忙碌的闲不下来,清闲的忙不起来,可惜我就是那闲散之人,(正在转笔的手捅了下坐在前面的张正)下午一起去公园玩吧。
张正:(伸懒腰状扭头看向王斌)咱前天不是刚去过吗?
于晴晴:(站起来转过身面对王斌,张正,倚坐在身后的桌子上)啧啧啧,两个大男人去游园,这是要去赏风景(意味深长)还是去赏人?
张正:这个……基本上去游园的差不多都是成双成对的,赏人的话,摆脱不了被揍的嫌疑。(打哈哈)
于晴晴:那就不是去赏别人喽。(语气轻佻,眼神在张王二人身上游走)
王斌:要不来和我们一起去玩吧,换个地方就没那么闷,要不然闲的难受。
于晴晴:我可没那么多时间,诗歌节马上就开始了,我还没有写东西。
张正:话说有奖品没?
于晴晴:不知道,这个没有听说。
张正:没有奖品还那么积极做什么。
王斌:(看向张正)这你就不懂了,这叫做重在参和,赚取帅哥眼球……(王斌和张正哈哈大笑)
于晴晴:(坐回座位)这有什么好笑的。(恼状)
王斌:(站起来)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不就是诗歌吗?分分钟帮你作一首出来。
于晴晴:(扭过头)你?写诗?
王斌:那是,不看看我叫什么,王斌,斌,文武双全,等着,现场来一首(清清嗓子,面向观众,作诗朗诵状)啊!
张正:(咳嗽,窃笑)……别说,有点意思。
王斌:(扭头,对张正说)严肃点!作诗呢!(从新酝酿情绪,站好,面对观众)啊!桌子啊!……你四条腿,(看向舞台右侧)黑板啊,你没有腿!(扭头看向舞台左侧)饮水机啊!你能吐水……
于晴晴:(焦虑状)够了够了,王斌啊!你就是那没事找事的讨厌鬼!(把王斌拉回座位)
张正:(笑得坐在地上,慢慢恢复情绪)看吧,我就说你这家伙平时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样儿,这种高大上的事情还是得本少亲自上场。
王斌:得得得,好像你多能似的,来来来,现场来一首啊才子。
于晴晴:你们两个不要捣乱了好吗?等姐姐写了这点就陪你们玩,另外记得请我吃大餐。
张正:娘娘都发话了,看来大餐就得让我最最亲爱的哥们请了。(搂住王斌的肩膀)
王斌:我请,可以啊,你诗朗诵得比我好才能行。(把张正的手拨开)
张正:好吧,为了一顿饭,我就小小的亮一把牛刀,不对,要亮剑!
王斌:不亮也够贱的。(嗤之以鼻状)
于晴晴:好了好了,王斌,少说点吧,张正,你继续,都把兴趣勾起来了。
张正: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姑且不和某人一般见识了。(滑步到舞台前面,笔直站立,面向观众)
王斌:你……(欲起身,在于晴晴的注目礼下什么也没有说,此时于晴晴点点头,示意张正可以开始了)
张正:(酝酿情绪)有的人说,我不会写诗,那么,我要问问你,什么叫做诗歌?(看向王斌,于晴晴此时点点头)写诗不是种萝卜,一个萝卜一个坑,两个萝卜两个坑,三个萝卜三个坑,四个五个六个坑,七个八个九个……(节奏感强一点,有点卖萌)
王斌:你就是个坑啊!
于晴晴:停停停,你们两个真是半斤八两!(扶额)
张正:晴晴啊,我们哪有那个艺术细胞,要不你去问问罗雪,她会的挺多的。
于晴晴:算了吧,我才不要问她,她是会的挺多的,可是不能做的也挺多的,连路都走不好。我才不要有求于她。
张正:哎呀,你要是脸皮薄,要不让王斌去问问,反正把这个完成就是了,然后咱们就可以出去玩了,反正也是为了能完成任务嘛!
王斌:别啊,我平时都不和她玩的,感觉和那样的女生玩不到一块儿,自己总是处于一种被嫌弃的状态,不要不要,我不管这种事情。
于晴晴:看看你们,关键时刻一个也靠不住,你们玩吧,我先走了。
(于晴晴起身往教室门口走去,差点撞上迎面来的罗雪,罗雪抱着两本书,慢慢走到第一排没有理会其他人开始自习,于晴晴看着她坐好后又看了看王张二人,然后径直走出了教室,王斌和张正推攘着,看谁去和罗雪打招呼)
张正:(走到罗雪左手边的位置)罗雪,你现在有时间吗?(腼腆地笑笑)
罗雪:有啊,你有什么事情吗?
张正:是那个什么,帮我们个小忙。
罗雪:没事的,需要我帮忙尽量说吧,只要我能做得到。
王斌:能,你肯定能做到,帮我写一封情书!(王斌跑到罗雪的面前)
张正:说正事好嘛?(对王斌使眼色)
王斌:还有比追女朋友更重要的事吗?!
罗雪:(微笑)好吧,我可以写一点东西,然后你可以加入自己的想法,看着修改一下。
王斌:那个(擦擦嘴角)……情诗能行吗?(张正站在罗雪背后,悄悄竖起大拇指)
罗雪:情诗?(抬起头)
张正:对啊,情诗!是不是比情书简单!
罗雪:诗怎么会更简单呢?不过我会尽力的,过几天写好吗?这几天刚好有一个面试,有一点忙。
王斌:行,只要情诗有着落就行。
张正:罗雪,我们还有一点事情,先走了。
(曹杉走进教室,坐到罗雪的旁边,张正看着她,突然不想出门了)
张正:杉杉,今晚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曹杉:不了,我今晚有约。(不抬头)
张正:是这样啊,那明天呢?
曹杉:不好意思,这几天都不可以,你们不是还有事情吗?(抬起头)
王斌:对对,我们还有事情,改天一起玩!(王斌拉着张正一起走出教室)
曹杉:(看向罗雪)小雪,他们找你是什么事情?
罗雪:没什么,帮忙构思点东西而已。
曹杉:帮忙做什么,是有关北极星公司面试的文案吗?
罗雪:不是,是让我帮忙写首情诗,我答应了,不过要过几天,因为下周一不就是要面试了吗?我怕我忙不过来。
曹杉:你还会写诗?
罗雪:其实也谈不上会写,只是读过一些类似的书籍,其实诗歌找人代笔也会失去它自身的灵性,不是自己的东西终将诠释不到极致的境界。因为人都有个性,没有谁会真正地懂谁,一味借鉴来的东西,也会失去事物本身的灵魂!
曹杉:这和历史上的一些人一样,没有灵魂,麻木,任人安排的人,就好像一个躯壳,没有主见,没有想法,甚至是没有思考,就像是浮萍在水中,完全听从了水的安排,水是活水,他们便随波逐流,水要是死水,他们便安心地长久地居住下去。
罗雪:确实有这种情况存在,但是我们似乎又改变不了什么。我曾经也想过,试图去鼓励人们发觉内心的想法,可是结果你是知道的,我自己很多时候做有些事情都是无能为力的,一个连自己的困境都改变不了的人,又能带给别人多大的效益呢?
曹杉:可是,你自己或许没有发觉,你整个人其实是闪耀的,尤其在夜空里,无限光辉。
罗雪: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哪有那么好。我只是做了我认为应该做的事情而已,一开始我自己也很固执,感觉一腔热血可以改变很多,后来我在史书中渐渐感悟到,一个时代的转换脱离不了强制,但一个时代的升华依赖的却是引导。
曹杉:引导?
罗雪:对,引导,引导不是来愚昧人心,而是去鼓励人心。(罗雪站了起来)每个人的心里都需要有一个方向的指引,这个能指引方向的人不一定要多么优秀,但足以唤醒心灵不再沉睡。
曹杉:你心里有这样一个人?
罗雪:有的。(慢慢坐了下来)他很优秀,身边的人都被他所感染,所带动,是他让我意识到通过改变自己而去引导他人远比空谈梦想要有效的多。就像启明星,最能指引方向的也往往是最闪亮的。
曹杉:小雪你说的对,其实我心里也有这样一个人,她离我很近很近,无时无刻不感动着我,让我一直保持着热情去拼搏。
罗雪:这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
曹杉:确实是好事,对了,那你还帮忙写诗歌吗?一看他们就没安好心,好事怎么没有想起来你。
罗雪:没事的,帮个忙,我也没有损失什么,换位思考下也知道看人脸色的滋味不好受,所以人一般都不愿去有求于人,再说他们平时也不习惯和我打交道,既然需要我帮忙想必是遇上了棘手的问题,自然也不好拒绝,我知道你关心我,没关系的。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曹杉:没什么事情,今晚一起吃饭吧,然后一起商量一些事情。
罗雪:好,那我提前一点去吧,我走路的速度,你懂。(微笑)
曹杉:好,其实没事的。我有一些事情想请教你。
罗雪:不用那么客气啊,不过你晚上不是有约吗?
曹杉:当然有啊,约你嘛。
罗雪:原来是这样啊,难得有美女相约,那我现在就出发,先回下宿舍,然后在食堂等你。
曹杉:好,你路上慢一点。(罗雪慢慢走出教室,于晴晴从后门走了进来)
于晴晴:曹杉你是想问罗雪打听一点有关那个北极星公司面试的事情吗?
曹杉:是啊,怎么了?
于晴晴:你料定罗雪会充分准备,所以想弥补下自己在准备上的缺憾。是这样吧?小心机玩得不错嘛!
曹杉: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好吗?罗雪的优秀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不过是想学习一下而已。
于晴晴:可是你别忘了,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她身体不好,没有人会选择她,你有她一半的能力,再加有一个好身体,机会不就是你的吗?这样稳操胜券的好事,谁都会看得出来吧?曹杉啊曹杉,你就是太聪明,聪明也就算了,你还喜欢做好人,我龌龊,难道不比你好吗?至少我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异性做不了情人可以做朋友,那你呢?还不是和罗雪一样,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真是够假的。
曹杉:于晴晴,我曹杉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罗雪也是,我也懒得和你斗嘴,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是一类人不理解另一类人,很多人在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是高贵而又孤独的,他们就像北极星一样,独自闪耀在寂寞的天际,从来没有渴求过谁会懂。
于晴晴:可不可以别把你自己想的那么高贵,把你丢进人海中,你亲妈都不一定能第一时间找到你,妄想和历史人物比,怎么?你是能被推向历史边缘,还是能划时代?还有罗雪,她肯定能一眼找的到,那么个性的一双腿,肯定让人印象深刻啊。
曹杉: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于晴晴,说了这么多,你不就是在讽刺你自己比罗雪要浅薄得多吗?没错,你是漂亮,但是再美的脸蛋儿也会老去,当你一旦老去,你就会体会到你此时此刻多么的无知!到了那个时候,没有人会继续捧着你,有更多年轻漂亮的女生出现在你身边,他们比你更有资本去享受自己的虚荣心。你将一无所得!
张正:(慌张跑入教室,差点栽倒)不好了杉杉,罗雪昏倒在路上了,现在正在被送往医院……
曹杉:什么?怎么回事?
张正:不……不知道,我带你过去吧。好像还在高烧。
曹杉:好……我们快去,快一点!(曹杉催促着张正一起跑出教室,于晴晴生气的把桌子上的书甩到地上,一下子坐下去,攥紧拳头砸了下桌子)
(第一幕落)

第二幕

(医院病房,一张简易的病床,洁白的床单,床尾放置两把木制椅子,青色的帘子把室内外隔开,室内是主舞台,罗雪闭目坐在床上靠在床头,张正,曹杉上)
曹杉:就是这间病房吗?(站在帘子另一侧,张正在她的侧面)
张正:听说是这间,她舍友是这样说的。
曹杉:你先去买点吃的过来,我在这里等你。
张正:好,我马上就回来,不用太久。
曹杉:好的,水果要买的,其他东西买的不要太凉,快去快回。
张正:好的遵命!(张正匆匆跑下场,曹杉面向罗雪床位方位望去)
曹杉自白:好端端的怎么又这样了呢?刚刚听护士说高烧四十度,这之前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罗雪啊罗雪,你说你这样硬撑着对你有什么好处,这么倔强的你真是让人焦急!眼看着面试还有三天的时间,这个机会你如果错失我都替你不甘心!(舞台灯光闪烁了下,慢慢靠着帘子蹲坐下去,于晴晴上场)
于晴晴:曹杉,你坐在地上坐什么?
曹杉:烦劳你声音小一点,这里是病房。
于晴晴:真是不好意思,真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两个失意的人。
曹杉:于晴晴,现在里面躺着的是一个病人,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刻薄!
于晴晴:她病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是承受不住,早就承受不住了。
曹杉:你可不可以不要拿别人对你的宽容当作你放纵的理由?你真的应该闭上你的嘴巴,用你的脑子去想问题了。
于晴晴:够了曹杉,把你这幅高冷的面孔收起来,有人吃你这一套,我可没什么胃口。
(曹杉生气地站了起来,一把握住于晴晴的手腕,把她拽向自己的方向,此时张正跑入了病房)
张正:我买了不少水果,罗雪没有胃口也让她多少吃点。
曹杉:你回来的倒是快。(曹杉松开了于晴晴的手腕)
张正:那是必须的,领导都发话能不快去快回嘛!
于晴晴:我说张正,曹杉什么时候成了你的领导了?
张正:这不是一直想让她成为,但是她不给机会啊。
曹杉:真是辛苦你跑一趟了,谢谢了。
张正:不辛苦不辛苦,为领导服务嘛。
曹杉:好,那你们两个在外面等一下,我进去看看她。
(曹杉接过水果,越过帘子走进了病房,把水果放在其中一个椅子上,然后坐在罗雪床边,握着她的手腕,安静地看着她不说话,帘子这边于晴晴踢了张正一脚)

共 20678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话剧讲述的是双腿有疾的罗雪面试前面试中的故事,其间她和身边的各种人打交道,有嘲讽,也有温暖,身体痛苦时的倔强也鼓舞着身边的人,她就是一个北极星式的存在。在她与人交往的时候,言语中总是带着些许哲思,那是身体的困苦导致生活的领悟。话剧中间杂着很多有关历史的思考,人性的思辨以及在困境挣扎时的坚韧与寻常心境,无处不体现北极星的形象。坚强的地方闪烁着璀璨的星光。 拜读作品,感谢作者来稿【编辑:糖心】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4180006】
1 楼 文友: 2015-04-15 22:14:21 作品精美,祝福春安。 你是向上生长的木棉,我要与你同枝而栖。
2 楼 文友: 2015-04-16 0 :20:06 前来欣赏,并问好 天涯一旦成知己,沧海他年见此心
 楼 文友: 2015-04-17 09:59:57 情节对话很精彩,语句幽默,多次让人含笑期待的往下看。感 彩丰富,剧幕场景,言行,人物情感的刻画栩栩如生。向作者学习,欣赏,问好。 清湖花前语,月映晚风习。无无以明思,无以明情理。涉江湖不足以为入境,知境地不足以为逍遥矣。
4 楼 文友: 2015-04-20 22: 2:0 人物性格鲜明,情感刻画细腻,很喜欢这个故事。欣赏并问好。小孩流鼻血怎么回事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安而康长效夜用纸尿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